直播平台的荷尔蒙经济还能走多远

2017-05-05 浏览: 返回列表

和整个娱乐直播行业一样,过了风口之后,主播们的收入开始趋向平稳甚至下滑,动辄月入几十万已经成为过去式。此前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的一份数据甚至提到,只有不到一成的主播月收入能够达到万元以上。

不仅直播平台本身,主播之间的马太效应也在显现,少数主播赚取了大量的钱,中小主播想要再向上挤的难度比此前更高,新人想要像之前那样快速上升,基本是不可能的。用户消费行为习惯的变化,唱着歌轻松赚钱的日子可能一去不复返了。当直播不再新奇的时候,主播们的最主要收入来源之一用户打赏越来越少。以前100个人看直播会有10个人打赏,现在可能只有1个人会打赏。

从全国范围来看,主播这份工作已经不是香饽饽了。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3月份对外提供的一份报告称,其对映客、小米、快手等北京9家公司的调查数据显示,月收入10000元以上的主播一成不到,月收入5000~10000元的同样不足一成。此外,还有33 .1%的网络主播月收入500元以下。

也有仍“风光”的。今年的1月17日,花椒直播在其官方微博上发布了一封写给花椒主播和用户的信。花椒直播在信中称,“其平台上前10 0名主播月收入超10万,年收入甚至超千万”。但高收入来之不易。花椒直播称,很多主播每天要直播8、9个小时,才艺主播要“每天要给粉丝们唱7、8个小时歌,一边唱歌一边吃金嗓子喉宝一边喝着水

国内直播平台鼻祖欢聚时代旗下直播平台Y Y娱乐,采用的是公会制度,平台不直接签约主播,而是由Y Y的合作方,各个公会统一管理、运营。网络主播的盈利模式一般有三种,一种是保底月薪,即直播平台或者网红公司,根据主播能力水平给到固定薪资;第二种是由直播衍生出来的副业,如直播过程中的广告植入。最常见的,也是目前大多数主播的主要收入来源,是用户打赏,即用户花钱买礼物送给网络主播,网络主播再和直播平台、网红公司进行分成。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此前发布的信息显示,中国的网络直播用户早在2016年中就已经超过3亿,但直播平台数量也大增。轻松赚钱的日子一去不复返,抢用户、抢主播成为常态。

荷尔蒙经济所起的作用在降低,用户的打赏冲动少了很多,因为他们很多已经逐步认识直播行业的打赏模式,很难再被她一首歌、一句话所打动去冲动消费了。现在面临的一个最大转变,是用户消费模式是否还会像以前一样。其实秀场直播最大收入来源于是荷尔蒙消费,但现在荷尔蒙消费的比例正在降低。

不过直播仍是门赚钱的生意。以陌陌为例,其2016年全年净营收达到5 .531亿美元,同比增长313%。其中,直播带来的全部营收达到了3.7690亿美元,占比已经超过了68%。直播行业开始走向内容时代,怎样变现,大家也在不断摸索。打赏的热度已经过去,传统产业+直播机会可能更多。

从秀场直播转向电商直播的仍是少数,往P U G C内容领域再深挖可能机会更多,例如拍网络电影,比较有沉淀的主播本身有相对固定的粉丝群体,粉丝是跟着主播走的,主播拍的电影,粉丝也会去看。

相关文章阅读

最新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