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平台竞争白热化,网红经济面临新的困惑

2017-01-12 浏览: 返回列表

2016年,是直播江湖厮杀最为惨烈的一年。多家平台杀入,网红主播遍地开花,直播平台显然已经成为一片红海。根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已经有25家上市公司成为“网红经济”概念股,涉及总市值4485.21亿元。2016年被称为直播元年,网红经济崛起,不论是papi酱、财经女主播、还是明星主播,随着互联网一次又一次革新,移动直播正成为新时代的互联网社交平台和超级入口。

市场的热情也直接体现在资本层面。据了解,在A股市场,目前拥有自有直播平台的上市公司包括:巴士在线、恺英网络、乐视网、暴风科技、宋城演艺、昆仑万维、奥飞娱乐、浙报传媒、游久游戏等。

另一方面,在激烈的竞争中,直播平台的商业化和变现能力也遭遇了市场的考验。

根据相关机构的数据,在游戏类直播App中排名第一的斗鱼,日活跃用户大约300万,估值超过10亿美元,目前没有盈利。另一家网络直播平台映客,日活跃用户数接近1000万,注册用户超过1.3亿,用户规模排名第一,估值也超过10亿美元,目前刚刚实现收支平衡。

造成这一局面的重要原因,一方面是直播平台在当前还处于严重的资源消耗阶段,竞争越激烈;另一方面,直播平台的变现之路还在继续探索之中。据了解,斗鱼每年花在主播身上的签约费达到1.1亿元,虎牙每年的签约花费是1.2亿元,全民TV也有1.15亿元。公开报道显示,2014年10月份,著名电子竞技选手草莓签约战旗TV的年薪是500万元;而2016年,虎牙直播签下知名游戏女主播Miss,年薪达到3000万元。根据估算,2014年单个顶级主播的签约费是2000万元左右,而到了2016年,这个数字就达到了4000万元。

投入大、变现难已经成为了直播平台共同面临的难题。根据易观发布的《2016视频直播用户定位与价值发掘专题研究报告》,直播用户主要以低收入群体为主,其中游戏直播半数以上用户月收入低于1000元,这与直播中有较多的学生群体有关;从TGI看,高收入用户更偏好电视/赛事直播,及全民直播。

相关文章阅读

最新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