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平台"鉴黄师":入行才知性感与低俗的区别

2017-08-11 浏览: 返回列表

继文字、图片、视频之后,随着技术升级与资本追捧,带有时间流这个第四种呈现维度的直播平台在过去一年里暴得大名,想在“风口”分得一杯羹的创业者众,想趁机抓住一根救命稻草的焦虑者众,于是不乏鱼龙混杂,急功近利中泥沙俱下。随之而来的,是一系列来自行政的规范肃清。2017年5月,文化部高调关停了涉嫌低俗传播的“千树”等10家直播表演平台,并对48家网络表演经营单位进行了处罚,关闭直播间30235间。

迅速野蛮生长后,除稗筛糠成了主流直播平台不敢掉以轻心要自我应对的事情,加上用户数量与日俱增,于是各家产品不得不快速跟进增设更多的内容审核员进入运营团队。虽然这似乎是一个看起来并不需要什么鲜明特长的群体,甚至做的事情“类似富士康这种流水线的工作”,但由于工作性质微妙,仍略带神秘感,也有外界声音把他们称作“鉴黄师”。目前国内绝大部分从事直播内容过滤的相关工作人员,称为“内容审核员”是更严谨的说法。

而无论哪家平台,对于内容审核员来说最常规的工作方式,就是面对屏幕“大家来找茬儿”。比如人人直播后台审核,一张电脑屏平时可同时监管9个直播间;花椒直播目前采用的是双屏监控,同时可在线观察20路视频,在高峰期甚至会让每个审核员扩展到同时监管50路。

除此之外,各主流平台目前也都在不同程度采用人工智能做前期过滤,对于疑似存在问题的图像或语音内容进行标红提示。对于所有平台来说,审核最主要的关注点无非是包括对主播的穿着、语言、房间布置等等是否违禁的判断,判断标准主要参考各家平台自制的内部规范手册,这类手册往往可以细化到这样的程度:如果以5号宋体字排版、用A4纸打印,装订起来能有300页之多,而且还在动态增补。审核员需要在入职前经过一周到一个月时间不等的培训、考试,全部通过后,才正式上岗。而考核指标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是错误率,一是工作量。

当审核员看到主播在直播过程中有涉嫌违规时,对有触线倾向或轻度触线者会在后台给出警告提示,对于无视提醒或重度违规者则直接令其下线,给予几个小时到一个月,甚至永久封禁的处罚。但是不同直播平台在具体操作方面会略有不同。有一直播这一类图文同审,也有花椒这种做影像与文字分离审核。敏感词库也是直播平台标配之一,并且各平台在日积月累实时添加大量敏感词。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内容是直播平台一般不允许触碰的,比如讨债,因为在这过程中极容易产生肢体或语言暴力。但依然有不少直播平台在乐视风波的风口中浪尖直播了某次供应商前去乐视大厦讨债的情况。

随着外界对直播产品玩法的熟悉程度深入,也出现不少隐蔽性较高的敏感信息传播方式,乍一看并没有明显违规,但仍存在问题。声音的识别是目前做内容审核的主要难点之一。声音上的判断是最难的,比如高峰期,一个人可以同时盯两个屏幕上的50路视频,画面上出现的问题很直观;文字但凡触碰敏感词,敏感词条数会不断上涨,也很容易监控。但只有把鼠标放到一路画面上,才能分辨那一路视频的声音如何,而人工智能的语音识别准确率现在还远不到位。

为了尽可能降低公司在内容审核方面的投入支出,较有规模的直播平台纷纷将自身该部分团队主体设置在远离京沪深的二三线城市,即便总部还在北京。从业者则大多是22岁到26岁之间的年轻人,由于要7*24小时在线审核,所以工作时间往往为“三班倒”。薪酬方面以北京为例,初级审核员月薪一般在五千元左右。如果是一个有一年以上工作经验的审核员,一般一天能审大概五到六千条视频。

高流失率是目前内容审核整个行业都面临的问题,因为这些人每天的工作相对比较枯燥,类似富士康流水线的工作,又要记大量(审核规范)知识点内容,尤其在审核的时候还要去面对各种各样的视频内容,所以对人的精神或其他方面压力都挺大的。很多人可能做一两年就考虑换岗,或者不继续做了。

 

相关文章阅读

最新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