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行业进入下半场:谁是最后赢家?

2017-09-11 浏览: 返回列表

中国的直播行业在2015年底到2016年中经历了一次飞跃发展。在经历过野蛮生长、爆发井喷、高速洗牌等阶段后,直播行业趋于沉寂,如今进入到2017年,监管层正不断挥舞着大棒,这标志着直播行业正式进入了后直播时代。

在监管层的呵护下,直播行业从野蛮走向规范,然而,不断走向成熟的代价是,直播行业(独立APP) 的用户总规模持续下滑。伴随着用户规模的下滑,直播行业也开始不安和躁动。8月,游戏直播平台的关键词,都与赤裸裸的争夺有关——挖人、内斗、主播撕逼、运营"互呛",当然,本月主播们也没有闲着。大主播们的新闻实在有点多,冯提莫出走斗鱼,楚河嗨氏上演"史诗级"撕逼。

从平台运营角度看,8月,斗鱼无疑是最抢眼的平台频繁挖人,融入秀场元素,争夺手游直播市场。而虎牙也没闲着,拉来AG战队助阵。8月,游戏平台的两大巨头竞争格局或许初见端倪。进入到下半场的直播行业,无论是主播还是平台,或者背后的资本方,都变得渐渐焦虑起来,毕竟"钱没有那么好赚了",于是,各方都开始了最后的"表演",企图成为最后的赢家。

一、斗鱼收割大主播,开始挖人大战

近日,"文小靖"、"张大仙"等主播跳槽斗鱼,包括阿冷在内,至少已经有9位主播从熊猫、虎牙等平台跳槽至斗鱼。据悉,此前疑碰瓷王思聪的韩国主播"尹素婉"也在洽谈中。此时,斗鱼平台开始以收割者的姿态高举高打,无疑表明,在最后的决战的时刻到来前,只有做到"手中有粮",才能"心中不慌"。

二、映客借钱给上市公司收购自己

作为移动直播领头羊之一的映客,正在资本市场上演一场别开生面的"套现show"。在停牌4个月后,9月4日,宣亚国际发公告,拟以28.95亿元的价格收购映客48.25%的股权。而此次收购与众不同的是,为规避借壳上市,映客团队居然想出借钱给上市公司收购自己这么一个法子。

映客业绩近两年增长迅速,2016年实现营业收入43.38亿元,净利润达到4.8亿元;2017年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0.35亿元,净利润2.44亿元。既然成绩这么好,为什么这么急着与资本市场挂钩呢?本质上还是用户上出了问题,当然这是行业共性,只不过映客的问题更加突出。

三、直播经济的核心——"土豪用户"的消费力

政策收紧、行业降温,2016年至2017年第一季度,虽然映客净利率从11%上升至23%,但估值不升反降。对于后直播时代的平台而言,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有人说,像映客、陌陌这样的全民直播平台是未来趋势,因为,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直播已经脱离了媒体的垄断,开始向平民化发展。只要拥有一台电脑,或是一部智能手机,人人都可以做主播,向观众展现自己的生活、表演自己的才艺。

不管我们承认与否,直播平台本质上依然是媒体,是更加亲民和互动的互联网节目。因此想要平台做的更好,就不得不购买优秀的流量(主播),这和视频网站的逻辑很类似。因为有好的主播就有土豪。直播经济的核心正是"土豪用户"的消费力。主播只有不断创造新的内容,新的话题,才能保持自己的人气。直播平台必须不断吸引优秀的主播加盟,才能长盛不衰。

四、直播平台,谁是最后赢家?

目前看到,有两类型直播平台显示出强劲的向好趋势。

1.游戏直播:随着优质游戏主播聚拢斗鱼,斗鱼在直播行业的"卡位战"中,获取了更大的赢面。在直播行业进入下半场,最为关键的洗牌窗口,这些主播将是未来斗鱼优质内容和流量的重要入口,以及核心竞争力。

2.微博直播:依托微博这个大的明星平台。微博不仅自带社交流量,而且自带网红流量,微博特有的社交媒体属性非常契合直播的传播,网红在其中发布直播或短视频后,很容易形成扩散或二次传播,一直播和秒怕正是利用了这种便利性,顺理成章的完成了从内容即时生产、即时消费、即时传播到内容再生产再消费的闭环。

2016年是"直播元年";而进入2017年,整个市场又迎来了监管和洗牌,则是大浪淘沙的一年。意味着,风云变幻的直播行业,正式进入到"战国时代",诸侯间的强弱将会最终见分晓。

相关文章阅读

最新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