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直播平台要如何告别野蛮生长

2017-05-09 浏览: 返回列表

网络直播虽高速发展,但对绝大多数主播和平台来说,财富和成功虚幻而缥缈。目前,网络直播成熟的商业盈利模式并没有出现,多数直播平台需要通过不断地融资和注资维持。网络直播的健康发展还需要自身不断进化和各方面给予支持。整顿直播内容,培育形成积极向上的直播文化是当务之急。

经历资本蜂拥而入、优胜劣汰、监管新政落实之后,国内网络直播行业告别野蛮生长时代,于去年底拉开洗牌大幕。直播行业从爆发到洗牌仅用了一年多时间,小平台的流量和用户不足以支撑一个直播APP的存活。于是就出现了公司给员工画饼,员工拼命扩展,导致出现管理混乱,直接的不良结果就是拖欠主播工资。”

2016年被称为中国的“网络直播元年”,在2016年下半年,直播行业已呈现繁荣景象。关注直播行业的人都会记得那张包含了上百家直播平台logo的图片,它生动地反映了当时直播创业的盛况。然而,随着移动直播鼻祖美国Meerkat在2016年下半年正式宣布关闭,我国直播平台市场也进入了残酷的淘汰赛阶段。

在此背景之下,高酬劳成了直播平台获取主播内容,进而赢得流量优势的关键因素之一。目前,主播群体越来越庞大,但要想成为网红实在太难,因此,主播大都与公会(家族)、经纪公司等签约,凭借后者熟稔至极的流程、雄厚的实力等,寻找成为网红的机会,公会(家族)、经纪公司通过主播在平台中获取酬劳赚取佣金。而为了获得更多利益,这中间除了滋生恶意低俗营销外,刷粉、刷人气捧红主播,也已经成为行业的普遍现象。

过去直播App被下架的原因主要是涉黄和刷榜,而涉黄是最为直接吸引流量的方式之一。但直播不是法外之地,主播职业化将在2017年遇上直播规范化。只不过任何监管部门都很难做到无死角式监管,直播平台的进入门槛极低,也是平台频频违规的重要因素。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下半年,直播行业乱象引起了相关部门重视,于9月、11月、12月出台了3项规定,实行“主播实名制登记”、“黑名单制度”等强力措施,且明确提出了直播平台“双资质”的要求。监管政策的加强使得网络直播受到约束限制,直播乱象很大程度得以遏制。

据行业咨询机构调查分析数据显示,2016年9月监管政策的实施,直接导致该月娱乐直播市场活跃用户规模下跌近14%。

可以说,主播职业化逐渐遇上直播规范化,行业趋于规范,竞争也变得更加残酷。接下来比拼的是运营成本,直播成本主要是带宽成本,收入靠增值和广告,没有巨头支撑,很难熬到盈利临界点,同质化竞争太激烈,也加速了资本效率的衰减。据了解,各直播平台打造优质内容的途径,要么花重金请明星做主播,要么互挖头部主播,造成大主播身价飚涨,直播平台经营成本不堪重负,内容建设仍难有建树。

毫无疑问,经过大浪淘沙,直播平台市场的竞争已经进入到拼爹的时代。互联网还是产品为王,映客的数据和流量不如以前,从产品体验上就能说明。其美颜效果和特效礼物都远不如后起之秀。而互联网公司持续的迭代占领市场份额,前期还是靠钱砸,靠流量,看一下腾讯的now直播就足可以说明拼爹的重要性。

 “网红经济”是一种经济现象,但通过低俗炒作出名、以恶俗色情表演来吸聚粉丝等无底线、无操守直接挑战社会道德的行为,让“主播”职业充满了争议。

尽管现在直播平台上也许已经不会在出现斗鱼TV当年那样的“直播造人”,但点开众多直播APP的搜索页面,产品首页以穿着暴露的美女图片作为卖点的直播平台仍不在少数。

尤其是近期热议的火山直播,根据不久前央视调查,今日头条会不定期地推送一些火山直播的链接,大量女主播穿着性感暴露。北京市网信办、市公安局、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已经联合约谈今日头条、火山直播并责令限期整改。

据新浪微博数据中心统计,全国目前共有200家直播平台,用户规模高达3.25亿,直播APP日活跃用户数达到2400万,青少年观众数量占比51%,网络直播月度使用设备数1.54亿台。

在此背景下,直播平台的竞争也将愈加激烈,由此也会衍生恶意推广和涉黄等问题。自去年以来,为防微杜渐,国家网信办等监管部门通过检查、监控、约谈、下架、关停等方式加大执法力度,对违规直播平台第一时间进行严厉打击。通过不断督促、要求各大直播平台开展自查自纠,全面清理违规直播内容,对违规行为责令迅速整改,国家网信办共清理违规主播账号223个、视频2179段。

但是,如何平衡监管和成本之间的关系,让直播健康、有序地发展,对于平台运营者和政府监管部门来说,仍然任重道远。

相关文章阅读

最新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