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平台用户只是短视频用户的子集

2017-05-11 浏览: 返回列表

过去这一年,网络直播平台的负面消息太多了。除了涉黄,还有假公益直播、炒作主播身价、刷流量,而这些乱象背后是整个行业的超速狂飙。正是靠打擦边球,直播平台才能肆意生长。造成的结果是,创业者用1年时间透支了此后3年的市场红利。

主播职业化,是直播内容生产机制走向成熟的必然。作为一种职业,主播的社会存在感越来越强。直播平台有一大批尝鲜式的流量,现在是淘汰赛阶段,竞争来到了内容层面,做好PGC、OGC、PUGC才是王道。甚至快手这样不签约主播的平台,内容生产也越来越专业化。在东北,几乎所有二人转演员都有快手账号,他们拍出的段子最容易被平台推荐。然而,直播平台太多,东北人都快不够用了,而主播定职业化必然意味着门槛的提升,而这不仅会刷下来一大批直播平台,也会刷下来一大批主播。

直播只是一种工具,任何人都可以嫁接到自己生意中来?

2016年的一天上午,重庆市秀山县桂坪村,农村淘宝合伙人黄泽翼正猫着腰钻入养鸡场,一位农户拿着手机开着直播。黄泽翼趁着抓鸡的空隙,对着镜头现场开始售卖:“网上下单,现场称重,马上发货。”画面通过淘宝直播平台向全国实时播出。相关农产品也在农村淘宝、手机淘宝、聚划算等平台同步发售。这是淘宝推出的“村红”直播首秀,共计吸引10万名网友在线观看。开播前5秒,仅土鸡蛋就卖出了4万枚。

这不仅颠覆了网络主播的画风,还揭示了一个现象:就在大量直播平台高开低走的时候,圈外企业却拥了进来,“+直播”的概念被提了出来。直播在形式上丰富了电商产品的展示、销售方式。现在,淘宝、苏宁、京东、聚美优品等电商都有了直播业务。

越来越多企业意识到,直播只是一种工具,任何人都可以嫁接到自己生意中来。这足以让所有的直播平台感到紧张,更戳中了他们的痛点——外部流量依赖症。直播平台,尤其是全民直播类的平台,掌控不了用户发起直播的时间,也难以对内容进行分类、打标签,需要用户自己描述、预告,然后对外分享链接,向平台导流。

而中小平台因为用户量少、活跃度低,必须由平台出面向今日头条这样流量大户购买流量。圈外巨头借流量优势,以及背后的场景优势、内容优势,可以轻松切入直播。这样一来,独立的直播平台还有存在价值吗?

借力短视频:直播用户只是短视频用户的子集?

很多直播平台都定位于社交,但直播能沉淀社交关系吗?10个人的直播间里或许可以。但当1个人向1 000人直播的时,俨然就是一场“演唱会现在,直播与短视频的内容消费都站在风口上。但短视频这个风口正在上行,直播的风口正在回落。

直播与短视频的用户某种程度上说是重合的,即都是用来打发时间的,而且都是倾向于看视频这一类的内容消费,所以很多直播平台开始借力短视频。直播用户只是短视频用户的子集,直播用来获取用户时长和提高社交效率;没有场景局限的短视频,用来黏住用户。

从未来的趋势看,短视频与直播两种形式都会并存,但短视频的生命力会更长久,它是一个相对慢热的产品形态,并且基于垂直细分以及专业领域的内容挖掘达人的想象空间会更大,所以一定程度上,短视频比直播更像一个内容型产品,它会逐步蚕食直播的粉丝。短视频带来的是真正的粉丝,直播带来的是无聊观众,前者的忠诚度更高,后者从各个直播间不断跳转来满足自身的窥私欲。

相关文章阅读

最新文章推荐